Site hosted by Angelfire.com: Build your free website today!

WWW(wymfw(COM性.感

代古墓,定在这山腹之中。

  第五十八章 陷空

  我站在山脊上,瞧准了山川行止地伏的气脉,把可能存在古墓的WWW(wymfw(COM位置用笔记下,标明了距离文位,然后转身去看另一边的胖子和大金牙。他们两个正围着鱼骨端找盗洞,我把手指放在嘴中,对着WWW(wymfw(COM胖子和大金牙打了着响亮的口哨。胖子二人听见声音,抬头对我耸了耸肩膀,示意还没找到盗洞的入口,随后便低头继续搜索,把WWW(wymfw(COM鱼骨庙里里外外翻了一遍又一遍。

  上山容易,下山难,我往爬上来的地方看了看,太陡了,很难接原路下去,四处一看,WWW(wymfw(COM见左手不远处的山坡上,受风雨侵蚀,土坡蹋落了一大块,从那里下去,会比较容易。于是顺着山脊向左走了一侧面,踩着坍塌的WWW(wymfw(COM土疙瘩缓缓下行,这段土坡仍然很难立足,一踩就打滑,我见附近有处稍微平整的地方可以落足,便跃了过去。

  没想到站WWW(wymfw(COM定之后,刚走出没有两步,脚下突然一陷,下半身瞬间落了下去,我暗道不妙,这是踩到土壳子上了。听附近村里的人说这盘蛇坡WWW(wymfw(COM尽是这种陷人洞,我本以为这边缘地带还算安全,想不到大意了,这时候我的腰部已经整个陷落在土洞中了,我心中明白,这时候WWW(wymfw(COM各万不能挣扎,这里的地质结构与沙漠的流沙大同小异,所不同的就是沙子少,细土多,越是挣扎用力,想自己爬出来,超是陷落WWW(wymfw(COM得快。遇上这种情况,只能等待救援,如果独自一人,就只好等死了。

  我陷进土壳子一大截之后,尽量保持不让自己的身WWW(wymfw(COM体有所动作,连口大气也不敢喘。惟恐稍有动作就再陷进去一截,倘若一过胸口,那就麻烦大了。我两手轻轻哲学撑住。保持身体WWW(wymfw(COM受力均匀,等了十几秒钟,见不再继续往下掉了。便腾出一只手从脖子上摘下哨子,放在嘴边准备吹哨子招呼胖子过来帮忙。不过WWW(wymfw(COM吹哨子便要胸腹用力。我现在处在一种微妙的力量平衡之中,身体不敢稍动,否则这块土坡随时可能坍塌,把我活埋进里边,当然WWW(wymfw(COM也不一定陷落下去就必定被活埋,下面也许是大形溶洞,更倒霉地是落进去半截,上不见天,下不见地,活活憋死。那滋味可着实WWW(wymfw(COM难受。

  这个想法在我脑中一转,我还是决定吹哨子,否则等胖子他们俩想起我来,他娘的黄瓜菜都闵了。希望他们听到之WWW(wymfw(COM后赶快来援,否则俺老胡这回真要归位了,大风大浪没少经历,实在不愿意就这么死在这土坡子里。我吹响了哨子,胸腹稍微一动WWW(wymfw(COM,身体呼鲁一下,又陷进去一块,刚好挤住胸口,呼吸越来越艰难,要是活埋一个人,一般不用坦到头顶,土这胸口就能憋死了。WWW(wymfw(COM

  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形,两只手伸在外边,明明憋得难受,却又不敢挣扎,这一刻是考验一个人的忍耐力的时候,我尽量让WWW(wymfw(COM自己保持冷静,千万不能因为胸口憋闷得快要窒息了,就全力用胳膊撑着往外爬,那样做死的更快。对我现在的处境来说,一秒钟WWW(wymfw(COM比一年还要漫长,操他奶奶的,死胖子怎么还不赶过来,倘若他们没听见哨声,那我就算交代到这了。

  正当我忍住呼吸,WWW(wymfw(COM胡思乱想之际,见胖子和大金牙俩人,慢慢悠悠,有说有笑的从下边溜达着走了上来。他们一见我的样子,都大吃一惊,甩开腿就WWW(wymfw(COM跑了过来,胖子边跑边解身上携带的绳锁,他还背着竹筐,里面的两只大白鹅,被胖子突然地加速吓得大声叫着。胖子和大金牙怕WWW(wymfw(COM附近还有土壳子,没敢靠得太近,在十几步开外站住,把绳子扔了过来,我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,把强索在手上挽了两扣。

WWW(wymfw(COM  双方一齐用力,把我从土壳子里拉了出来,上来的时候我的双腿,把整个一块土壳彻底踩塌,山坡上露出一个大洞,碎土不断WWW(wymfw(COM落了进去。我大口喘着粗气,把水壶拧开,灌了几口,把剩下的水全倒在头上,用手在脸上抹了一把,回头看了看身后蹋陷的土洞WWW(wymfw(COM,我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是第几次从鬼门